【现代AU】论明长官的反杀

黑遍所有人  现代AU

接上回取英文名的有病play

继续有病play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 

汪处长伸手欣赏着自己刚刚做的美甲,一边望着坐在最前面的自家师哥把那份名单封好,勾了勾嘴角道:“难得大家都聚在一起,我们再玩个游戏吃饭去吧。”

 

大家面面相觑,明台捂着脸道:“曼春姐,我们还没从英文名字中缓过来呢,你就不能放过我们吗?”

 

“明台你闭嘴!”于曼丽拍了下明台,“曼蠢蠢你继续说。”

 

“不要叫我曼蠢蠢!”汪曼春瞪了一眼于曼丽,奈何对方毫不在意,只能继续道,“玩一个故事接龙呗,只不过你的上家要规定你的说话风格”

 

“什么意思??”李熏然摸着脑袋问身边的赵启平

 

“反正第一个不是你。”小赵医生无限心塞,不想理李熏然

 

明楼把文件袋放到后面的柜子上,拍了拍手道:“难得曼春你今天有兴致啊,那依……”

 

一个转头却碰上了阿诚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明长官不禁打了一个冷战

 

“……那依阿诚的意思呢?”

 

“可以啊,我听大哥的。”

 

药丸。

 

“那就这么决定了!”汪曼春趁机拍板。

 

“远砸,到底怎么玩啊??”李熏然见赵启平不理他,只能转向另一边问自家远砸

 

“比如我给老谭说他扮演荣石,那他接我的故事就得结巴着来,按照荣石的风格,懂了吗?”

 

“哦呦!挺好玩的嘛!”李熏然一拍大腿,“有惩罚吗?”

 

瞬间接受到无数男士愤怒的目光。

 

“情节跳跃太大,只知道笑的,回头去B站发一首歌,你们几个应该有经验。”于曼丽指着发过的几位说道,“顺便再罚一百块,全当待会儿的餐费了”

凌李、谭赵四人终于回想起了那被弹幕所控制的恐惧

 

“那来吧!”于曼丽说道,“曼蠢蠢你先打个样儿吧,来个文艺青年吧。”

 

“这天明月当空,风儿吹着人们的头发有些凌乱,蝉鸣声和着吭哧吭哧的挖土声,交相辉映……明台放下了手中的岳阳铲擦了擦额上的汗水。曼丽,霸道总裁。”

 

明台一脸蒙蔽:excuse me??我好像不知不觉成了主角

 

于曼丽调整了一下坐姿,翘起了二郎腿,一只手托着头,一只手挑起明台的下巴,邪魅一笑:“明台颤抖着双手,眸子中说不清的狠绝,一把拿下胸前挂着的军用水壶,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大口,对着那古墓自言自语道:‘你究竟有什么魔力,让我……让我如此想要一探究竟’!”

 

“哈哈哈哈哈哈!!!曼丽你有病啊!!哈哈哈哈哈!!”明台实在忍不住,就差趴到地上捶地了

 “咦?这个故事主角好像是我……”明台后知后觉。

 

于曼丽一脸冷漠的摸出明台的钱包,拍了一张红色的票子放在桌子中间。

 

明台哭唧唧地问于曼丽:“曼丽……我是啥?”

 

“恩……太监吧”于曼丽将卖队友的方案贯彻到底

 

“噫!”明台翘着兰花指尖着嗓子说,“矮油,不行了,大哥,挖这个墓啊一时半会儿地也哇不完~~依咱家看啊,大哥你还是和我在一旁休息一会儿吧~啊~~”

说罢还冲明楼甩了甩他手中那根本不存在的手帕

 

明楼只觉得辣眼睛

 

薄靳言觉得明台画风有点不对,问道:“我是啥?”

 

“薄教授你那么冷漠,来段rap好了。”

 

薄靳言看着明台一脸冷漠

 

“今天月亮高照说是只有32度 ,可我感觉此刻就像身处一个烤炉 
盗墓路上都迈不开沉重的脚步 ,很想赶紧回家穿着休闲短裤!呦呦!!”

原本是在薄靳言后面的李熏然忍不住拍出一张百元大钞,伏在凌远肩头:“憋管我,让我放开一下自我!盒盒盒盒盒盒!!!!”

 

薄靳言只能望向凌远:“凌院长,卖个萌吧”

卧槽薄靳言你还知道卖萌这种词??凌远心中飞过一万只羊驼

 

一脸便秘表情的凌远一边安抚着李熏然,一边诅咒着薄靳言,一边想着词

 

一心三用,唯凌远也

 

“啪叽叽~~墓塌啦~~”

 

凌远一不小心开了个大。

 

“……熏然,来个玛丽苏吧。”

 

李熏然笑够了,觉得自己简直打开了文学的大门,文思如泉涌,灵感如滔滔江水,张口就来:“明台和大哥一进墓里一看,墓的守卫者竟然是个美丽的姑娘,她的眼睛会随着心情变成不同的颜色。女孩彩色的头发绕着明台和大哥,对他们说道:‘哼!你们这群蝼蚁怎么配合M78星际的公主我冰雨.落.夜舞.伊思.珊娣 讲话’。”

 

一边的赵启平觉得自己以前太不了解李熏然和凌远了,然后拿出老谭的钱包拍了张百元大钞,他觉得他也要放飞一下自我。

“盒盒盒盒盒盒!!!!”

 

“赵启平你大爷!来段王小波!”李熏然怒斥

 

“咳咳……这个不太好吧。”明楼想出言制止

 

却被明诚掏了钱包

 

噫!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阿诚先生!!

 

赵启平有点尴尬,却架不住李熏然在那边煽风点火:“开车啊,老司机!”

 

“……那个姑娘看着二人,啊~~~墓怎么能塌呢~~我还要去找我的王子呢!我还……还没有和他……恩~~~啊~~~”

 

谭宗明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

 

赵启平恢复冷漠脸:“老谭,你降降火,来段评书吧。”

 

“启平啊,你这样不好吧……”可惜谭总话还没说完,就被小赵医生摸了钱包。

 

谭宗明好不容易扶住了桌子没倒下,硬着头皮上了:“呔!话说上回书说道,那墓里的守护者遇到了明台二人,一番激烈打斗后,明台竟发现这个墓的布局竟然是……是……”

 

一阵卡壳,眼看小赵医生又要上手,谭宗明一个手快拦下他,接口道:“是按照勾股定理排列,此定理神乎其神,竟能引得那天上的星宿搅动四方怨气,最终以那逆天的法门推算出线性回归方程!借助传说中的牛顿定理之力,构成此阵!这次,怕是有来无回啊!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!”

 

什么鬼……

 

谭宗明被赵启平搞得郁闷,所以谭总不开心了,他也不想让下一个人开心,指着明楼说道:“明长官,傲娇一个吧。”

 

明楼千算万算没算到谭宗明来了这么一手

 

还真被问住了,眨着眼睛望了一圈自己的队友,脸也慢慢涨红

 

被明长官吓怕的别过了脸,比如明台

不怕明长官的此刻特别想调戏,比如明诚

 

明楼见没人救自己,双手捂住了脸,憋出一句:“讨厌啦~~”

 

全场寂静……

 

“恩?大哥?剧情呢??”阿诚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

 

“你!”明楼戳阿诚,“文言文!”

 

“……”阿诚痛苦地拍出一张钞票,对汪曼春说道:“加油!”

 

汪曼春一脸郁闷地看着自家师哥,半天憋出一个词“忽闻”,咬牙拍出钞票,望向了于曼丽。

 

于曼丽组织了半天语言,接了句“孩提泣声”,然后乖乖奉上钞票。

 

明台一脸蒙蔽,在泣声后面跟了个拟声词“啊——”,然后放弃地打开钱包

 

李熏然的灵感逐渐消散,答:“明台曰:‘大胆妖物!’”后面阻止了半天语言也组织不上,和百元大钞吻别

 

凌远表示自己脱离文言文好多年,潇洒地一拍钱包,仿佛拍出了一个天下

 

赵启平本着自己深厚的文化底蕴接口:“逃离地府,祸害人间,罪孽致死!!”

虽然他也感觉哪里不对,但是他也厚着脸皮没拿钱

 

谭宗明专业不对口,直接给自己拍出一片未来。

 

明楼冷笑着看着众人:“待明台寻至妖物之时,正式大哥举剑刺入妖物之刻。妖物元魂已破,回天乏术,功力殆失,口吐鲜血而不自觉。”

评论(8)
热度(9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