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夏天

_(:з」∠)_感觉我还是比较适合逗比风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盛夏的午后,烈日炎炎,空气中热气氤氲。

明台左边裤兜里攥着明镜给的零花钱,右边裤兜攥着从明楼那里拐来的私房钱,晃荡在路上就想买根冰棍。

估计是天太热,又估计是时局导致,在这卖冰棍的好时候,街上竟然连一个小摊都没有。

明家小少爷很不高兴。

但是再不高兴,明小少爷最多也只能心里骂两句。明家的家教严,他也不是蛮不讲理的恶少。撇着嘴,沿着街道又走了一会儿,来到一间宅子门口,推门进去。

宅子的大门口有一块铭牌——明公馆

明台走到院子的中间就开始扯嗓子:“大哥——阿诚哥——”

半天没人理。

怎么了?

明台好奇地推开大门。老管家的孙女看到他,也没立刻跑过来打招呼。阿香和明台差不多大,明镜告诉她,一家人没那么多规矩,她就是放假了来明家玩的小妹妹。

 

“小少爷你回来啦~”虽然明镜这么说,但是爷爷告诉阿香,该有的规矩还是不能少。

“恩”明台也应了一声,又转头看了看四周,似是在找什么东西

“大少爷和阿诚哥在后花园呢。”阿香笑着说道,这倒不是她懂这位小少爷的心思,而是这一幕真的上演了太多遍。

明台听了以后作势就要跑过去,刚起步又被阿香拉住了胳膊:“诶,小少爷,今天大少爷和阿诚哥正较劲呢。”

较劲?

明台愣了愣。虽然他不知道他的大哥二哥一天到晚讨论的是什么,他们口中的那一串串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,在还只有七八岁的明台心中一直只有一个概念:他的两个哥哥很厉害很厉害的嘞!

两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,总会有意见不一样的时候的嘛!

就像自己想买的东西,大哥总是不同意。

咦?那我是不是也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?

 

明台边傻笑着边往后花园走去。虽说是自己的哥哥们,但是明台却也不想去撞这个枪口,但是又想看看两个哥哥较劲到底是怎么样的,只能猫在一个树丛后面,扒拉着树叶努力往前面看。

距离实在太远,他怕被发现又不敢伸出头,只能隐隐约约只听的两个人时不时发出哼哼哈嘿的声音。

什么情况?哼哈二将吗?

距离有点远,明台努力地将脑袋往前凑,凑到身体不稳差点摔一跟头才摸摸脑袋自言自语:“我是不是被热傻了?干嘛不往前走点?”

 

“大哥你今天不行啊!”

明台刚一凑近,就听到自家阿诚哥哥冒出这么一句。在他的心目中,虽然两个哥哥都很厉害,但是真要分个上下,那还是大哥的。毕竟阿诚哥在自己面前只是虚张声势,而大哥可是实打实的!

而自己很厉害很厉害的大哥被很厉害的阿诚哥说不行?

 

明台此刻正躲在更前面的一颗树丛后面,依旧猫着身子将头往前凑。

 

这次没耐住好奇心,脑袋刚伸出来一点,就看到自家大哥坐在地上,神情嘛——是自己经常见到的严肃脸。

阿诚哥倒是站在一边双手抱胸,一脸看好戏的姿态。

他们在打架?!

我是该告诉大姐还是威胁大哥?

不过,阿诚哥竟然能打败大哥诶!

 

“都来了还不滚过来!”

被这平地一声雷吓了一跳,明台一个不稳,真的来了一个平地摔。

“哼。”

来自明楼的蔑视

 

“啊呀,大哥,你吓唬明台干嘛。”明诚看到明台眼睛已经开始闪光,表情越来越委屈,赶紧过来安慰,开玩笑,这位小祖宗不开心了,家里的法宝会更不开心的。

 

“哼!大哥打不过阿诚哥,就只会欺负我!”明台生气地朝明楼挥舞着自己肉鼓鼓的小拳头

“嘿,你这小兔崽子,你皮又痒了是吧?”

“你要欺负我,我就去告诉大姐!”

“而且你还打不过阿诚哥!”

“……总有一天给你点颜色瞧瞧!”明楼虚指两下威胁道。

“那这一天少说也要十几年以后。”

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!”

“那时候你就老了,打不过我了!”

“你小子真皮痒了是吧!”

 

平日里明台就没少和明楼抬杠,两个人吵来吵去,阿诚就站在旁边啃着苹果看——就像现在这样。

然后等两人吵累了出来当和事老。

“吵累了?”阿诚先看着明楼,“好玩儿吗?对着一个八岁大的萝卜头!”

“我不是萝卜头!”萝卜台反对

“闭嘴!”阿诚看都不看明台,身高差太多,半蹲太累。

“哦……”

又举着明台的胳肢窝把他举起来,和自己平视:“有意思吗?这种小孩子的对话。”

明台被架着不好做动作,只能蹬蹬自己的小短腿:“我本来就是小孩子!”

 

明楼看明台的滑稽样,一个没忍住笑出声:“阿诚啊,你越来越有女主人的范儿了。”

阿诚闻声一转头,就看到了一张写满了奸笑的脸。

真像……一条蛇

 

“吃饭去。”阿诚不理明楼,放下明台牵着他的手往屋子里走去。

“不打了?”明楼在身后吆喝。

“大哥你还是吃饱了再打吧!”明台也在前面吆喝

这小子……

餐桌上——

“来阿诚,你多吃点,省的下午又被人说我占便宜。”明楼给阿诚夹了块红烧肉

“大哥你本来就占阿诚哥便宜!”明台满嘴的肉,话有点说的含糊不清。

明楼板起脸:“你小子找打是吧!”

明台缩了缩脖子,不怕死道:“我每次进你书房,你不是握着阿诚哥的手写什么,就是在纠正阿诚哥的各种姿势,大姐上次也说了,说你就是占便宜。”

 

——“啊呀,明楼你在外面可要注意一点呀,被别人看了去,还以为你占阿诚便宜呢!”明镜确实说过这个话。

 

“你小子等着!”明楼恶狠狠地威胁道。


“阿诚哥!救命啊!”明台也是装模作样地往阿诚身边躲,但是手上的碗也没放下。

“明台你喊我救命啊~”阿诚扭头,看向明台。

“阿诚哥你可要帮我。”

“但是我都被你说成被占便宜了,当然要帮着大哥啊。”

“就是!阿诚可是女主人!”明楼在一边帮腔。

“……明台啊,我下午教你射击吧。”阿诚笑的更加灿烂,下一句又透着一股子正经,“还有明台,不要和奇怪的大哥哥说话。”

恩!明台用力地点点头。

 

明楼被两人一唱一和弄的没脾气,扒拉着盘子里的红烧肉,挑挑拣拣地分成了三份。

拿筷子比划了一下,又往其中一堆里面扒拉进了几块。

然后理所当然地划走了那一份。

“自便。”

“大哥!”明台小少爷又不高兴了。

“我心情不好,需要补偿。”

“阿诚哥说的没错,大哥你就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毒蛇!”明台鼓着包子脸,划拉走了自己的那一份,又越过桌子,从明楼的碗里夹走了一块大的。

明楼也没当回事。毒蛇?挺不错的。

阿诚叹了口气:“大哥,你再吃下去,就不是毒蛇,是蟒蛇了。”

你大爷……

“你现在说话和明台一样,越来越没规矩。”

“我们说话坦诚而已。”

“看来我要学大姐,整肃家风了。”

“话别说太早啊大哥。”阿诚坏笑道,“谁说你一定就会赢的。”

“当然偶尔也可能会输一下”明楼很自然地说道,“不过那肯定是我故意输给你的”

“……”

死鸭子嘴硬。

“别吃了!大哥!我们现在就去决斗!”阿诚觉得自己没立刻掀桌都是自己教养好。

“我已经吃完了。”明楼放下碗筷。

“走!明台你下午自己玩。”阿诚起身拽着明楼的胳膊就往后花园走。

“明台我来明天教你射击吧”明楼却还在回头和明台打着哈哈

“好的大哥~”明台也笑着挥手,仿佛刚才在饭桌上抬杠的不是两人。

在未来的很长时间,明楼最怀念的,也是这个还没有那么多上下级间的规矩,他们之间也还没有那么多伪装,还会拉着自己胳膊,叫着要和自己决斗的阿诚

 

这一刻,明台也没有想到,在自己心里能打败大哥的阿诚哥,真的不是大哥的对手。多年以后他回忆起这一段日子,他也只能感叹一句“少年不知愁滋味”

 

还有,也许是一语成谶,自己在十多年以后,真的是被教训了,狠狠的教训了……


评论(2)
热度(34)